猫女调教专案(6)

猫女调教专案(1)

猫女调教专案(2)

猫女调教专案(3)

猫女调教专案(4)

猫女调教专案(5)

罩杯是红色略为抓绉的柔软缎纱,肩带裹着黑色的蕾丝,双峰之间胸骨的地方垂坠一枚晶亮的假碎钻,侧边加高的包覆度让胸形更为集中,三分之二罩杯露出大面积的胸部肌肤,好美、好有女人味的一款内衣。

「需要我帮忙看一下吗?」柜姐的声音在试衣间外头响起。

「好。」我一边回应,一边拉开了试衣间的门锁。

「没关係,我来处理。」此时却听到王子的声音,我还来不及反应,门已经被推开一个缝,他侧身很快地闪了进来,再把门关上。

我赤裸的上半身只穿了内衣,下意识双手立刻抱胸遮掩自己,狭小的试衣间里因为王子的闯入让我顿时体温和血压好像都升高了起来。

「我帮妳看……」他说。

我面对镜子,缓缓鬆开了紧紧环抱住自己的双手,王子就站在我的身后,表情很认真。

「这款式妳穿起来很漂亮,但妳身为一个女人,怎幺会不懂得穿内衣呢?」和王子对话还真像坐云霄飞车,一会儿让我开心一会儿又伤我的心。没有什幺比让一个大男人指导穿女性内衣还丢脸的事了,我照着王子的指示身体向前下弯微倾,手指伸入罩杯外侧将腋下副乳的肉推进罩杯里,然后挺直身体捧着自己的乳房,而王子在我身后拉起我的肩带帮我调整长度。在他的手指触碰到我肩膀的那一刻,我觉得一股酥麻感爬上我的肌肤。

我从镜子里面看着王子低头触摸着我,一点也没有嫌恶感,反而渴望他更多的碰触。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是慾望?我对这个……呃……姊妹,有慾望?「会太紧吗?」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点气音,这男人说话时的声音表情有时真的比女人还性感。我摇摇头:「不……不会。」

他向前一步,身体贴近我的背,伸手撩起我垂落在肩上的头髮,嘴巴凑近我的耳边说:「有没有在公众或户外场所做爱过?」我吓得嘴巴微张差点合不起来,这什幺意思?!当下反射性地微微弓起背反手环抱护住自己的胸,用力摇摇头:「开什幺玩笑?当然没有!」

他大手摸摸我的头,像在逗弄一个孩子般:「呵呵,想当一名猫女,妳要学的还很多。」我睨了他一眼,他不以为意地挂着微笑说:「再换上其他的试试,还有那件黑色镂空美背的薄纱睡衣也很不错,一起试试看。知道怎幺穿内衣了吧?我在外面等妳。」说完,他退了出去并帮我带上试衣间的门,我这才鬆了口气。

经过王子的指教,几款内衣都把我的胸部固定得很稳当,集中托高的胸型美得好像内衣广告上的模特儿,让我爱不释手恨不得通通打包回家,最后选了两套内衣裤和一件睡衣结帐。接着又逛了一些服饰专柜,王子说因为我的体态在专案训练下还会改变,所以先不带我挑太合身的裤子,他帮我选了一两件修身的上衣和瘦下来也还能穿的鬆紧绑带及膝裙。

今天到此为止的一切都很顺利,如果我没有在捷运月台失态的话。

提着今晚的战利品正要坐捷运回家,却在搭手扶梯的时候看见熟悉的身影。「我想要让他看见不一样的我,我想要让他后悔离开我,我想要让他再次爱上我,然后……狠狠甩了他!」这是我对Iris老师说过的话,但是我现在还没準备好就遇见了他。

我明明已经不爱他了为什幺还是觉得难受?和他一起的女人是女朋友吗?但没有搂腰也没有牵手,会不会只是同事或朋友呢?看他们搭上朝向捷运月台的手扶梯,我保持距离鬼鬼祟祟跟在后面。细心的王子很快就发现我的异样,回头询问手扶梯上站在他身后一阶的我:「怎幺了吗?」

「那个……我的前男友,前面穿军绿色外套的那个。」我想我还是不够坚强,只是回答王子的问话而已就彷彿在声音里听到了脆弱。「要去打个招呼吗?」王子一派淡定地问。我很快地回应:「当然不要,我还没準备好!」改造计画还没成功,我还没有自信再出现在他面前。王子耸耸肩没再多问,转过身去。

走下手扶梯跨上月台,前男友不知何故突然回过头来,我心头一惊,脚下一个踉跄没踩稳就拐了一下脚。这不仅丢脸,而且狼狈。高大的身影伸手拉住差点跌坐地上的我并接过了我手上的购物提袋,我低着头就怕在人群中被前男友发现。然后王子使劲一拉,我就跌进他的怀里,整张脸埋在他宽阔的胸口。

我听见王子以沉稳的语气说:「不想被看见,就躲进这里吧。」我不知为何鼻头一酸,突然觉得好想哭。但是似乎什幺都逃不过王子敏锐观察般,他又补上一句话让我哭笑不得:「想躲多久就躲多久,但是……不准哭!我这衣服是高级品牌的,沾上妳的眼泪鼻涕还要马上送乾洗!」我咬着下唇控制着自己快要溃堤的情绪,王子温柔地抚着我的背,平静地说着:「我们,等下一班车吧。」

这天晚上我在深蓝色的专案记事本写着:「五味杂陈的一天,我在性能量开发课看到男人奥妙的身体,在百货专柜发现自己的美丽,却在回程的路上撞见自己的寂寞……。」

(未完-待续,每週五更新)

到这里找艾姬……

BLOG:艾姬的情慾故事

粉丝页:爱情,没有标準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