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少年无酒——酒为第一类致癌物,而且少年饮酒随时「坏脑」,生命诚可贵,脑残无药医,还是谢绝酒精为上。(图:[email protected],设计图片,相中模特儿与本版提及疾病无关)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何世贤博士(图:袁蔼慈)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以身作则——喜庆场合,我们习惯举杯庆祝,但酒害深远,控烟的同时,应该控酒,家长以身作则,不应鼓励子女饮用致癌物。(图:[email protected],设计图片,相中模特儿与本版提及疾病无关)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法例新修订 买酒「十八禁」 年少沾酒损脑 人蠢记忆差 prev next

立法会刚通过修订,往后买酒十八禁——实体或网店均不得卖酒予18岁以下人士。

加大力度,因为酒其实是第一类致癌物,即「确认」会致癌,并非可能、或者会致癌。而另一真相是年纪轻饮酒,脑部重要组织发育会较正常细10%——若要简单理解,可以说这些人比较蠢,记忆力比较差。

新修订条例只能减少青少年接触酒精,要令青少年免受酒害?首先要由家长做起。

以往卫生署会定期宣传酒害,呼吁年轻人谢绝酒精,例如2016年12月推出「年少无酒」宣传教育运动,在大节前密集式推出广告。「年少无酒」运动提供大量资讯,当中不少资料和数据来自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何世贤博士表示,他们研究控酒才五六年,相对控烟来说不算长;不过除了参与卫生署的行动计划,学院另有关于少年饮酒的研究,例如「家长饮酒行为」(Parental pro-drinking practices)的调查,比起外国研究更全面。

脑组织细10% 酒热量高致肥

「年少无酒」资料提及,大脑在二十多岁才完成发育。年幼接触酒精,可能妨碍脑部正常发展,究竟程度有多严重?美国医学会2003年的研究指出,未成年饮酒等于「搞乱」脑部发育期,无法发展到应有水平,额叶(Frontal lobe)和海马体(Hippocampus)的体积会较正常的小10%。

何世贤以额叶为例,它主要负责记忆、判断、做决定,这些对学习好重要,而判断可影响年轻人做犯法、危险的事。他又多番强调饮酒致癌,而且是第一类致癌物,「Group 1的意思是confirm,有足够证据,不是『可能』致癌!饮得愈多,患癌风险愈高,亦没有安全水平说饮多少会无事」。

除了损害脑部发展和致癌,饮酒亦可以引致逾200种疾病和损伤,包括精神病、肝硬化、心脏病、中风等。世界卫生组织发表的《2014年酒精与健康全球状况报告》指出,2012年因酒害而死亡的人数达330万。相比起死亡,何世贤说年轻人更紧张饮酒影响社交的问题,例如酒后失仪或做错事,以及致肥。他表示,饮酒致肥的证据就简单直接得多:「酒是燃料,当然有能量。1克Fat(脂肪)的热量有9大卡,1克酒精是7大卡!」相比之下,1克碳水化合物或蛋白质只有4大卡。

自小训练子女酒量不可取

何世贤及小组所做的几项研究,规模由二千多至二万多人,从饮酒流行情况、相关因素、家长行为等着手,结果颇为一致:饮酒只有坏处,而导致孩子饮酒的原因,原来受家长的行为影响颇大。(见表)

「关于年轻人饮酒的研究,比较少针对家长自身行为对年轻人的影响,而我们就有9项,包括父母在子女面前饮酒、饮醉,叫子女开酒等,外国研究通常集中问家长有无给子女浅尝,不似我们那幺仔细,这是因为外国人饮酒就好像中国人饮茶,很平常。」

佳节将至,成年人对青少年饮酒的警觉或会降低,抱着饮一两啖无妨的心态,或鼓励孩子试饮,对此,何世贤百分百反对,「开了先例,他们再饮还要你批准吗?而且酒致癌,为何给子女饮致癌物?」

至于有家长提倡要训练女儿饮酒,以免她们将来被灌醉,何世贤则反问:「举例你有两个女儿,一个识饮,一个不会饮,谁被灌醉的可能较大?我认为是前者,因为不饮酒便会少去饮酒场所,少接触喝酒的人;另外,没研究指识饮酒的孩子会安全一点,或较少可能饮醉。」

研究另一大发现,是受访者中的大学生对酒害的认知度奇低,例如不足一半人认为酒会致癌,有六成人更认为酒有益心脏,八成认为酒不会令人上瘾。何世贤估计年纪愈大,饮酒行为愈普遍,受访者或许只是抗拒接受现实,并非纯粹无知以为饮酒有益。而由于很多高官、医护人士都饮酒,亦有可能令人错觉饮酒是高尚及健康的行为。

说到宣传酒害,何世贤认为政府开始意识到饮酒问题,参考有关的医学研究,他认为将现时建议的合法饮酒年龄再推迟几年更好,但承认禁止18岁以下人士饮酒,在现时环境、气氛之下,比较困难。「可效法控烟经验,包括酒商不可以卖广告、成为赞助商,烟包上有警告字眼,酒亦可以研究是否可加致癌字眼。烟加税,酒呢?减少饮酒意欲,令大家觉得买酒不方便、困难,已有帮助。」

文、图:袁蔼慈

统筹:郑宝华